京东票务网 北京演出 订票

当前位置:京东票务网 > 话剧 > 《青春禁忌游戏》

《青春禁忌游戏》

《青春禁忌游戏》

时         间:2017.09.20-2017.09.24

场         馆:鼓楼西剧场

状         态:已结束

演出信息

《青春禁忌游戏》

彭远江改编版《青春禁忌游戏》九月鼓楼西重新解构"残酷"

《青春禁忌游戏》(原名《亲爱的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是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拉苏莫夫斯卡雅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一部颇有影响力的世界性剧作。该剧讲述了4名年轻学生为了得到老师保管的存放试卷的保险柜钥匙,换掉他们上午失败的考试试卷,以为老师过生日为名,精心策划、实施的一个残酷的"游戏"。"女老师的理想主义情操和孩子们那与自身年龄不符的残酷、冷漠之间,进行了一场以死亡为结局的较量。

在最近的十几年里,该剧几乎被搬上了欧洲所有国家的舞台,它在哪里上演,就在哪里引起轰动。而对于国内热爱戏剧的人们而言,它更是陪伴了一代戏剧观众的青春岁月。如今,一直对该剧有着特殊情怀的导演彭远江在多番努力下,终于得到了柳德米拉的授权,因此他将重新解构《青春禁忌游戏》,对这部前苏联的经典之作进行全新创作。在他看来,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的对错,任何罪恶的动机和行为背后都有着更为复杂的原因,不能只从事件的结局去评判好与坏,我们需要更多的去探讨悲剧发生的源头,所以他选择在他导演的《青春禁忌游戏》中更多的是给观众带来思考的空间,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剧中每个人做出"无法挽回"的行为,又是什么真正逼死了"善良"。

《青春禁忌游戏》的意义在于当下性,它对于社会现实的揭示、人性的剖析、理想的教育以及剧中反映的与我们类似的社会问题,都会引起我们的共鸣,该剧将于9月13日--9月24日在鼓楼西剧场上演。

演员简介

改编/导演/演员---彭远江(饰演瓦洛佳)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9级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班,曾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与主持专业。后在211工程一百年老校获文学学士学位(本人不认可,故隐去校名)。作品多以探讨人性为出发点,通过构建无懈可击的逻辑讲述出人意料的故事。原创黑色现实主义戏剧《埋葬》是编剧、导演彭远江忏魂三部曲的首部作品,入选2017年南锣鼓巷戏剧节、2017年北京青年国际戏剧节,已在鼓楼西剧场、国话先锋剧场演出24场。近十年创作的其他原创戏剧 《《宠儿》、《望归》、《权力》、《恩惠》等将于今年年底明年年初起逐一与观众见面。

演员:尹艳(饰演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

199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201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硕士。曾担任中北国际演艺专修学校2003——2010年表演专业二班表演主讲老师、中央戏剧学院14级表演大专班外聘表演教师、中央戏剧学院15级戏剧创作专业本科导表课外聘表演教师、北京电影学院2015级导表系本科班(剪辑专业)外聘表演教师。2014年成立了“尹艳表演工作室”,现任工作室主讲教师。

主要话剧作品:《大神布郎》中饰演女主角玛格丽特 、女主演西比尔;《翠花上酸菜》中饰演母亲;《父親》(斯特林堡)中饰演女主角罗拉;独角戏《终身成就奖》中饰演女主角上官苏华。

演员:吕润桐(饰演拉拉)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现就读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研究生。2010年音乐剧《爱上邓丽君》在剧中饰演女二号咪咪,获2010年第十届广州艺术节最 佳新秀奖;2012年音乐剧《妈妈再爱我一次》饰女一号妈妈和女二号美伊;2015年音乐剧《狂奔的拖鞋》饰演女二号苏夏;2016年超维度戏剧《彼得潘冒险岛》饰女一号温蒂;2016年音乐剧《北京人家》饰女一号李翠儿;2017年音乐剧《我是成龙》饰女一号母亲。

演员:杨帆(饰演拉拉)

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优秀舞蹈编导、演员,在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首部原创话剧《埋葬》中饰演红衣少女一角。舞蹈编创作品:话剧《埋葬》中“擦肩”和“囚”两支舞蹈;《五洲欢腾》获第四届大学生展演一等奖;《天下·山海关》大型实景演出舞蹈编导;2013-2015年北京市西城区什刹海文化节闭幕式总导演。

演员:张植元(饰演维嘉)

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首批签约演员。

演员:宋恬吏(饰演巴沙)

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首批签约演员。

导演的话

每个人的青春都伴随着这样的问题: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的老师希望你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的家长希望你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虽然我不知道答案,但我肯定那不会是同一个人。如果这是道脑筋急转弯,我的答案是:快乐的人。

《青春禁忌游戏》的版权是我们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历经7个月,在中国著作权协会帮助下克服无数困难以赤子之心打动作者拿到的。为什么我对这个表演系教科书式的作品情有独钟呢?

三年前我在一所中学上戏剧普及课,我问这群高中生有什么理想?一个孩子当时就哭了。他说我爱写诗,喜欢文学。我愿意把所有的时间用在我热爱的事情上,但现在的课业负担太重了,我要应付许多我不得不完成的作业,但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他是我们班学霸”另一个孩子说……今年四月份我应北京市团委邀请到一所大学进行戏剧进校园讲座,谈到真诚,谈到勇气,谈到说真话……学生们听得很认真,但呼应却很少。直到进入轻松的表演训练环节,几个学生上台来参与活动,一个18岁的大一男生匆匆走到我身边小声提示:“老师您为什么要我们说真话?您也别说了,总说真话会吃亏的……”

第一个孩子很象我们的巴沙,第二个很象我们的维佳,当然我们还有我们的瓦洛佳、拉拉和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我不敢想象《青春禁忌游戏》的悲剧会不会在现实中不断地上演。如果说为了考上好大学去行贿、去用尽各种卑劣手段从老师手里索要存放试卷的钥匙是不可饶恕的罪恶。那么为了从事自己心爱的事业,把几年的光阴浪费在毫无兴趣的考试科目上又是不是一种虚伪的曲意逢迎呢?人无完人是真理,我们偏偏又不愿去接受它。我们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却依然在强调全面发展。我们高喊着劳动光荣人人平等,却指着环卫工人说:不好好学习你就得去扫大街。大家都知道环卫工人的贡献,我们赞美他们,同情他们,尊重他们,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他们。有些老师从高一到高三天天都在督促学生好好学习,却对成绩后几名的同学大谈出国留学的种种好处。当然,是为了学校的一本二本上线率。请问在这样功利的环境之下成长,你指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住地问自己:想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巴沙为什么需要数学得5分才可以读自己心仪的文科大学?渴望拥抱大自然的维佳只想与小鸟野兔嬉戏为什么偏要数学得3分才行?是谁教会瓦洛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卑鄙无耻不择手段?是什么让美丽善良的拉拉认为自己应该为了过上上等的生活将宝贵的贞操待价而沽?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的安提戈涅情节真的就值得无条件的歌颂和宣扬吗?作为教师的我们究竟是在为学生的未来考虑还是为了自己的信仰才去固守那些原则?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给了她的学生们钥匙……若干年后,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2017话剧青春禁忌游戏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儿童项目除外),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更多9月13日演出:https://www.piaobuy.com/riqi/0913.html

新浪微博

热门关注

演出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