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票务网 北京演出 订票

当前位置:京东票务网 > 话剧 > 赤匹江湖实验版 《青春禁忌游戏》第三轮

赤匹江湖实验版 《青春禁忌游戏》第三轮

赤匹江湖实验版 《青春禁忌游戏》第三轮

时         间:2018.05.01-2018.05.13

场         馆:鼓楼西剧场

状         态:售票中

选择场次:
2018-05-01
周二 19:30
2018-05-02
周三 19:30
2018-05-03
周四 19:30
2018-05-04
周五 19:30
2018-05-05
周六 19:30
2018-05-06
周日 14:30

显示更多场次

选择票价:

50100180280272380369

销售价

暂停网上售票,请到现场购买。

演出信息

赤匹江湖实验版 《青春禁忌游戏》第三轮

灵魂博弈之战,是坚守还是打破束缚?

多年过去,依旧记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女主特丽莎,全裸着身子站在镜子前注视自己的情节。她希望能透过那有着母亲粗鄙阴影的面貌看到自己灵魂的闪光,而这种消耗往往只是徒添对生命的怀疑与困惑。消耗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对着舞台,最终徒添一份困惑,听上去同样乏善可陈,可这就是赤匹江湖《青春禁忌游戏》实验版:

在生命漫漫长河里,你我相遇不只是一瞬,而我送你一把通往镜子背后的钥匙。

主题:关闭这扇门或者打破那扇窗

这是一场禁忌游戏,也是一场意念与信仰的战争。自诩小拿破仑的瓦洛佳,为了得到开启藏有数学问卷的钥匙,将巴沙、拉拉、维佳作为自己的棋子,以全部残忍邪恶把控着全局,势必要打倒坚守阵地的叶莲娜老师。站在理想与道德制高点的叶莲娜,孤军奋战,她原以为退避三舍的德行能感动挑战者,却终在节节败退中沉闷睡去。

《青春禁忌游戏》实验版以精妙绝伦的辩证语言艺术编织出使人不寒而栗的阴谋诡计。从开场虚假的温情到逐渐暴露的险恶用心、再到毫不掩饰的威逼利诱,理想与实干、崇高与险恶、真诚与虚伪、坚守与困惑、自律与自由在小小的舞台上卷起惊涛与暗涌。舞美设计虽没有炫目夺人的布景与灯光,也没有精心打造的道具,却完成了开场极简空间到场景破败狼藉的过渡,以情节与人物命运的转变烘托出舞台氛围的明暗转合。而语言作为诠释人物思想与灵魂的载体,激发了整部话剧矛盾冲突。它通过人物自述揭示了各自的性格特征和悲剧特质,又以“游戏”双方的言语较量及对现实的控诉,搭建起了关于“生命”与“自由”的思考。

生命的价值在于何处?自由的代价是否值得抛弃所有?在青春游戏的外衣下,交织着罪与罚灵魂的受体进行着一场殊死搏斗,一方想要坚守道德与正义,以悲悯之心关闭学生的罪恶之门;一方想突破束缚,以实干手段打开通往美好自由生活的天窗。这场斗争,无论是生存信念的垮塌,还是摆脱奴役的失败,命运的残酷让死亡成为唯一注定的悲剧归宿。

主角:空洞的理想主义者 vs 虚无的原罪崇拜者

巴沙说:“上帝给了我们选择的自由,在善恶之间选择。”

这样离经叛道的想法让崇高善良的叶莲娜感到不解与吃惊,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去选择恶。的确,叶莲娜对崇高灵魂的坚守是让人钦佩的,但她的理想主义光辉又锋芒得苍白无力。“善”往往比“恶”更为固执。恶的人从不吝于偶尔发发善心,但善的人却总是要去压制恶念。而压抑人性之恶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将自己囿于严格道德和规则之中,以避免犯错。

叶莲娜选择了这种最保守的做法。这种建立在自我认知缺失基础上的理想主义是空洞、盲目的,它是支撑自我生命延续的强大精神慰藉,足以帮助叶莲娜趟过卑鄙、下流、无耻的社会暗流,勇敢地面对生活的困境和罪恶的挑战,但却于她的学生无甚裨益。她不敢像《死亡诗社》中的基廷老师一样打破陈规解放孩子的天赋,也注定无法聆听到《放牛班的春天》里学生们幸福的歌声。

其实巴沙说得何尝不是事实?善恶的选择是个体的自由,而自由本身并无善恶之分,只是恶总是产生于对自由无限的追求。夏娃偷食禁果,何尝不是对自由的追求?如果人生来就有原罪,那么生存的意义是对罪的救赎还是继续追求?显然瓦洛佳属于后者,他崇拜自由的原始之恶,且不惜以他人作为自己行恶的筹码。但他把为恶当做一场检验生存之道的实验和游戏,又印证了他内心浓郁的空虚和困惑。

叔本华曾说“世界是地狱,人一方面是受苦的灵魂,另一方面又是地狱里的魔鬼”,作为魔鬼的瓦洛佳,同样也忍受着空寂与虚无的折磨。故叶莲娜质问他为何要作恶时,他满不在乎地回答:“因为恶给人带来愉快。而在这个世界上让人愉快的东西太稀少了。”当巴沙自杀后,他一个人瘫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如同月色下静止的蝼蚁般早已失去了小拿破仑的风范。

抉择:放弃或者追求

原俄版的《青春禁忌游戏》以叶莲娜老师的牺牲为结局,再现了西方美学中撕裂善与美的艺术追求。而赤匹江湖的《青春禁忌游戏》实验版则以巴沙之死取代了叶莲娜老师的不幸结局。这一转变看似减轻了原话剧的悲剧力度,实则弥漫出更深层的悲剧效果。结局的改编将瓦洛佳从纯粹式恶魔变为孤独和失败的砂砾,那坚不可摧的自由意志也在空洞和他人的摒弃中显得毫无意义。而工于心计的拉拉、怯懦单纯的维佳,他们终究既失去了最宝贵的友谊,也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样的改编也隐含了编剧对年轻生命罪恶的包容与宽恕。巴沙之死阻止了他们继续寻找钥匙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让拉拉和维佳在痛苦中幡然醒悟,也将瓦洛佳从地狱打回平凡的人间。只是,叶莲娜老师所信奉的崇高与理想也再也无法成为自己引以为傲的品质。

舞台的最后,是四位学生上学路上嬉笑打闹、老师看着他们的定格画面,轻快背景音乐,纯真的笑颜……黑暗的社会、不公平的待遇、迂腐的教育机制、丑恶的人情关系等等,这些通过舞台再次在印记在我们脑海里的社会之恶,这些逼死巴沙的罪魁祸首,最少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老师的钥匙作为全剧的核心,从头至尾都没有真实出现过。它像无法触碰的理想,又如高不可及的自由。最后,瓦洛佳蜷缩着抱着以血的代价传送来的硕大的钥匙,如同抱着自己颤抖的灵魂,哪里还有勇气再用它打开通往肆意狂欢的天窗。

生命是无聊的消耗,还是打发无聊的狂欢?在善与恶,坚守与妥协,理想与现实之间,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青春禁忌游戏》实验版的意义在于当下性,它对于社会现实的揭示、人性的剖析、理想的教育以及剧中反映的与我们类似的社会问题,都会引起我们的共鸣,该剧将于5月1日—5月13日在鼓楼西剧场再次上演。

剧情梗概

孤独、忧郁的数学女老师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飘雪的寒夜,四名热情的学生会来为她庆祝几乎淡忘了的生日;她更没想到,灿烂的鲜花里,藏匿着一场青春的“游戏”。

“游戏”缘于一把“钥匙”。孩子们要借用它打开存放考卷的保险柜,他们带来了正确的答案,企图调换;他们是即将毕业的十年级学生,不理想的毕业考试成绩将毁掉美好的未来;而叶莲娜恰好保管着钥匙,可她拒绝交出……

“游戏”进行中,理想与实用、封闭与袒露、真实与谎言、激情与冷漠、执着与困惑、规则与无忌、坚守与摧毁、昨天与今天,在较量、搏杀!风雪后的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呢?……

话剧介绍

该剧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在最近的十几年里,它几乎被搬上了欧洲所有国家的舞台,美国和加拿大也上演了它。它在哪里上演,就在哪里引起轰动。《青春禁忌游戏》(原名《亲爱的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翻译:童宁)是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拉苏莫夫斯卡雅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的一部有强大力量和世界性影响的剧作。

原著编剧

柳德米拉·拉苏莫夫斯卡娅

毕业于列宁格勒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20世纪80年代俄罗斯戏剧新浪潮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著有戏剧集《无土的花园》(1989年)。《青春禁忌游戏》(原名《亲爱的叶莲娜· 谢尔盖耶夫娜》)是她最富盛名的剧作。由于剧本对社会的病痛准确、无畏的揭示和对人性思辨、深刻的剖析,初次首演的时候便产生巨大反响;也因此被前苏联当局下令禁演。七年后解禁,并陆续被搬上欧洲各国及美国、加拿大等国舞台,均造成轰动。

主创团队

改编/导演/演员—彭远江(饰演瓦洛佳):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9级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班,曾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与主持专业,因坚持自己的戏剧理念大一退学。后在211工程一百年老校获文学学士学位(本人不认可,故隐去校名)。作品多以探讨人性为出发点,通过构建无懈可击的逻辑讲述出人意料的故事。原创黑色现实主义戏剧《埋葬》是编剧、导演彭远江忏魂三部曲的首部作品,入选2017年南锣鼓巷戏剧节,已在鼓楼西剧场、国话先锋剧场演出24场。近十年创作的其他原创戏剧 《君子工会》、《望归》、《权力》等将逐一与观众见面。

演员---杨帆(饰演拉拉):

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优秀舞蹈编导、演员,曾在工作室首部原创话剧《埋葬》中饰演红衣少女一角。舞蹈编创作品:话剧《埋葬》中“擦肩”和“囚”两支舞蹈;《五洲欢腾》获第四届大学生展演一等奖;《天下·山海关》大型实景演出舞蹈编导;2013-2015年北京市西城区什刹海文化节闭幕式总导演。

演员—张植元(饰演维嘉):

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首批签约演员,曾在工作室首部原创话剧《埋葬》中饰演老人。

演员—宋恬吏(饰演巴沙):

赤匹江湖戏剧工作室首批签约演员,曾在工作室首部原创话剧《埋葬》2017年南锣鼓巷戏剧节曹妃甸专场中饰演白衣绅士。

主创阵容

原著编剧:柳德米亚.拉祖莫夫斯卡娅

原著翻译:童宁

改编/导演:彭远江

主要演员: 彭远江、杨帆、张植元、宋恬吏

制作人:何雅、石雪

舞蹈设计: 杨帆

舞美道具: 鲁宁

灯光编控: 汪宇

服装设计: 石雪

海报设计: 瞿飞

造型设计: 柳丁

舞台监督: 刘佰旗

票务统筹: 何禹琪

特约鼓手: 田坤

剧评

《青春禁忌游戏》根据一个近四十年前的前苏联剧本改编的话剧,剧中有太多太多引人深思的话,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总结出这样一句顺口溜:说我们这个社会,提拔了一批溜须拍马的,致富了一批投机倒把的,便宜了一批弄虚作假的,倒霉了一批遵纪守法的。这难道不是社会的真实写照吗?孩子们就是面对这样的社会时学会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个悲剧的结尾,是怪教育的失败?老师的责任?家长的责任?还是社会太黑暗?——闫海军

美国作家塞缪尔.厄尔曼曾说,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态;青春不是粉面、红唇、柔膝,而是坚强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深泉的自在奔流。然而青春对于一群正值花季的少年而言,那就是做不完的数学题,背不完的诗句,还有做不完的试卷。青春无解,因为每个人都是出题者。剧中人以为的青春,是对诚信道德的挥霍。把青春中最宝贵的东西献出来,游戏结束,却令人卑微。——盛潇

虽然没有看过原版剧作无法进行比较,但是彭远江导演改编的这一版《青春禁忌游戏》仍然可称得上是一部佳作。在这个团体中,有坚定不移的领袖主导,有浑浑噩噩的盲从,有游移不定的被胁迫者,像极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众生相。导演在观后说他改编的意图是想表现出世间善恶背后皆有原因,但是我想说无论作恶有什么原因,都不能成为伤害他人的正当理由。——张怡

理想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听到这个问题不禁会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勾勒一番:公平公正,生活富足,没有争吵喧闹,一片祥和,凡是理想皆有机会实现,凡是努力都能获得认可。大概是这样吧,不过理想的社会只能闭上眼睛靠想象,因为我们很清楚不会有真正的理想社会,理想社会是一个仿佛悖论的存在。

但就像马云前一阵的演讲,可以失去一切,但不可以失去理想主义。如果没有理想主义,如何面对“世界还会好吗”的怀疑呢?《青春禁忌游戏》从学生因考试不理想欲替换考卷这一小点切入,却带给观众关于道德、关于理想的思考。

演出结束后的投票我投给了“不给钥匙”,其实真的能靠老师的坚持扭转学生道德扭曲的想法,并不现实。哪怕这次学生没能得逞,之后人生漫漫,很有可能在没那么坚持的人那里以糖衣炮弹获得成功。知道这样可能性的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不给,是因为我清楚我自己是谁。我是由我所坚持的一切构成的,如果放弃了我的理想主义,我还是我吗?

最后关于戏剧表现本身聊几点,舞美设计很巧妙,在有限的空间分割创造多个独立空间,通过瞬间拉起串着书本的绳子,短时间内实现了少年们在老师家里疯狂寻找钥匙后的凌乱不堪。只是部分情节不够连贯、台词出现较多口误、舞蹈的方式呈现强奸的情节确实设计得很巧妙贴心,只是舞蹈不够连贯,呈现出来会有些尴尬。开始音乐声过大,导致演员台词完全听不清的情况。空间设计有些摸不着头脑,举例就是最后拉拉和维佳从二楼跑下来,一下子跑进舞台左侧幕布挡住的地方,不明白是怎样的位置转换。

看了这部话剧后,十分想读一下原著,看一下原版话剧。期待导演不断修改后,愈发完善的表演。——管陶然

赤匹江湖实验版 《青春禁忌游戏》第三轮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新浪微博

热门关注

演出资讯